明升m88备用网址网

 找回密码
 新会员注冊

QQ登录

楼主: songshui8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民俗] 宜都刘氏修建宗祠记

  [复制链接]
361
发表于 2017-5-2 09:25 | 只看该作者 的10个回帖
梓溪劉氏族譜
彭城堂
民國十九年午午夏月刊  宜都徐文林石印局印
一、 總敘
  (一)、 劉氏族譜序
     同年友宜都劉炳蔚蘭青撰族譜,衣X舉示稿本商XX體例並X序。孝言曰:吾劉氏自贛來遷,長子孫田園亦既有年,賴祖宗之靈訶寵掖嗣姓邁種。其間以讀書決進,用於當世自見次者,即椎弱而任土,各受裁於禮法,靡(mi)男靡X長,靡X靡智靡愚居,居然率其分謹其業,同居共井糲(li糙米)食布衣不給口體,百人之中蓋無一人有焉,不孝不弟扞(敢)觸(chu)官邢與大無道自棄,僇(liao)民千人之中又無一有焉。雖曰:高曾矩矱(yue尺度)由之能謹,亦以其時紀綱未裂,上下相維相繫(xi聯結),淳風美俗三家X,五都之市敦大康豫,人人有廉恥,人人無越志。吾劉氏子弟相與恪守,不知不識衍為爭存幸也。定此之土一隅,不至粹為劇烈天演所淘汰。
     雖然世界演進者也,故在今日亡國滅種尚猶有聞,炳蔚愚吾劉之能X是殆天幸頋,天幸可常恃耶。族姓而厪厪能X,又可常恃耶。受命長老汲成此書,網羅(luo)放失,舊聞述創業之大難,既合群之不易,隱持以為敬宗收族前導正氣也。進群子弟示之繩墨與謀富,教富之教之端視作用,各篇散見反復,長言又旁通義,吾子知著書者,尚引繩批根一錫,我起死之針灸(zhenjiu),於是以動矍(jue)然有頃,肅然斂容正對曰:知言忒,知言忒。今日丙國之亂(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大革命北伐前期),上不知導(引),下不知率(領),兩兩蔽罪義似嚴(yan)而辨,吾聞斯X塞爾群學治國X則治墉,墉積磚而成者也。國積民而成者也,一民之體積無智德力,猶一磚之體積無堅勻正,磗不堅不勻不正不可成,墉民弱(ruo)智德力獨可以成國,且強國乎?是故近今新學家恆,斤斤鞭策民以自動,蘄禱(祈禱)民以自治,蓋皆責下而不責上,厥(jue )氣正矣。
  劉在宜都若吾蘭青之上述,倘(tang)所謂民族精神者,非耶。倘所謂自動以蹈(dao)乎矩矱(juyue),自治以形為風俗者,又非耶。抑(yi)以動舊史官也,昔嘗(chang)病一國無善史,非無史也。一郡縣無善志秉與一族姓無善譜牒,有以牽累之。耳旋歸自湖南,被推主纂(zuan)松滋縣誌,蹉跎又蹉跎書久不成。今蘭青獨奮起告殺青,承命序其耑(duan),赧赧(nan)然惶汗懐疚殆至無地。蘭青其何以教我也。
  甲子(民國十三年,即西元1924年)十一月松滋雷以動。
  
  注:有資料顯示:作者雷以動、字僧墨,為前清翰林,與康有為及宜都楊守敬有交,1892年曾為枝江酒業老字型大小‘謙泰吉’題招牌。
  光緒二十一年乙未科進士(18951179 雷以動 湖北荊州府松滋縣 江慶柏編著:《清朝進士題名錄》,中華書局20076月版。
  松滋雷僧墨清末用庶常官慈利知縣,適會大革命,一切獨為其難。辛亥革命後於民國元年、即1912年任職湖南慈利縣知事,知事以動官慈利三載,有勤政之褒。主持創辦了慈利縣一中 。亦曾為邑縣之西齋穆斯林教堂題名‘清真寺’。
  後歸隱林下,受縣邑眾老之舉主纂(zuan)松滋縣誌。
  (二)、 初修族譜敘
     譜者繼承之意,非光耀之旨也。唐虞以前無所謂族譜,自司馬遷作史記列世家,而隋唐以後官有簿狀家有譜系,由是百官譜創於徐勉,百家譜成於僧孺,而柳沖( 見《新唐書》卷一九九《柳沖附柳芳傳》。)鄭樵之名人或擬姓系錄,或訂氏族志遍地流傳,異代信守,譜之由來亦雲久矣。
  我劉氏來自江西什公其始祖也。當其時擇橫磧(《府志》.形勢載:……橫磧鋪過枝江、松滋……)而定居,荒煙蔓草戶口零星,詢厥裏居皆無,梓溪舊族乃命二世祖宗錡公就學,爰以鄉魁大文望至。六世漢公官九江道,出身由進士,後以養親告歸屢詔不出,擇邑之西梁山下經營家廟,題其閣曰:觀音閣,並置祭田百餘畝。七世兆宛公誼重尊祖,又於宜之北善溪(《府志》.山川載:……善溪源出黃龍寺,南流三十裏入江……)建卯金庵,後更名觀音寺,祭田皆刻以石以昭示後人,過此以往傳家皆以詩書啟後,皆重道義。家雖不豊而以文學振門楣者,代不乏人,螽(zhong小昆蟲)斯繁昌未必不輝光。
  姓氏而譜牒之所以未成者,非我先人故意因循也。資力不充,大丈夫何以成駿業,營生不暇,古聖賢何以建鴻功。語雲:非知之艱行(辛或行走)之維艱,蓋謂關係在單獨則易,關係在公共則難也。珂少習詩禮,長乏(頭髮)建(漸或見)白,年將衰,嚴守清白家風,舞文弄墨之事不甚了然。族祖學著公以為族祖壁堂祠宇已經營完備,譜亦收族之一道也,乃以修譜之事囑之。珂考察先世有宦遊四川者,有變遷南京者,有往興山當陽、江陵松滋等縣者,雖不皆信,而足徵zheng而同宗之凋謝,流離li至今無従調查者不知凡幾ji,幸而萍水再逢通名通姓始知其先系一本,甚則數傳之後宗派各別名分無尊卑,姻婭ya未必不聯絡,是無譜則無族,無族則無宗,無宗則骨月可視若秦越也。
  予嘗讀書而至於親九族,讀禮而至親盡,無服不禁赫然異,豈以所親者僅親九族,九族之後皆非親耶,豈以無服在親盡,親盡之後可以不親耶。夫至於皆非親可以不親,是父子可以為讐chou仇,昆弟可以為路人也,敗紀倒綱曷he其有極不知九族。既親其所親,其所親非限以九族也。喪服定以親盡,非親盡之人後皆不親也。無譜則高曾,曾玄之不知,何以為萬物之靈。無譜則水源木本之不辯,何以立不朽之功。
  珂不才嚴春秋之褒貶,不求代表于時哲者,所以榮吾譜也。考墓碣jie之記載,合以墨本而闕que疑者,所以尊吾譜也。後有明達特識之輩,再出而斟酌損益之,不以草創為可哂(shen笑),抑余所厚望也。
  夫民國六年(西元1917年)秋八月奉珂肈清氏記於宅右之訓後堂。
  
  (三)、譜敘
   家之有譜,猶國之有史也。國無史無以知國勢之強弱,民生之修戚與一代之所以興亡,人才之所以盛衰。家無譜無以知先世之勤勞,後嗣之繼述暨子姓之烜xuan赫崇隆顛蹶jue廢墜zhui。以故儒者,上下千古必先熟歷朝史事,而後可以論世知人,而士大夫邕yong容壇tan坫(dian土臺子)出而與世周旋,亦必先知其門第品望清白家聲,而後始聯為道義之友,性命之交。家譜之關係如是其重且钜也。
  吾邑在荊州之西,鄙bi地勢湫qiuai,勳xun勞閥閱之家従古不見於志乘,間有號為名門者,數傳後即陵夷澌si滅,興xing式微之嗟jie而已。吾友劉君蘭卿,先世贛來楚曆世幾()二十(代),歷年逾五百()而戶口繁衍,門祚zuo日昌大不可量,談家世者舉於冠首。蓋劉氏初家南昌梓溪,時人呼為梓溪劉氏,殆以甲族目之。明洪武二年(西元1367年),始祖什公輾轉播qian遷僑寓宜都,天啟中(西元1625年),六世祖劉文石諱漢者,以進士官九江鈔關、太原知府、山西驛傳道、甯武兵備副使,政績事實載入《湖廣通志》,邑人鹹樂道焉。有清(朝)一代登庠序、應鄉貢者飆至雲起,延十餘世弗絕。邑中著姓其聚族而居者率不出一鄉一境,劉氏椒郰(zou)瓞(die)衍、碁(qi棋)布星羅,散處於橫磧,梁山,紅花、江北諸村落,而富厚之家、秀異之士所在多有。蘭卿獨世居城市,距其祠裁數百武(武古為半步),每祭祀及會議,眾推蘭卿為領袖,以其祠迺(nai乃)尊公所建,而不避勞怨、不惜資財、閱幾寒暑而始告蕆(chan完成)  。凡往來遊觀者,靡(沒有)不凝神注目稱其規模閎hong整雲。
  余自滇南返裏養屙林下,總纂家譜之餘為人襄辦者數次,白洪溪程氏,蓮花鋪陳氏,雅石X張氏是也。然余與程氏兩族人丁雖盛,不逮劉氏之詩書相承曆久而弗替。陳氏雄於貲(zi資財)矣,而清衿逢掖之儒亦僅代有數人;張氏起家以武,cuen江陵當國時,其六世祖旦由長江水師遊擊洊(jian再次;見《辭源》) 擢(zhuo提拔)  至四川副將,擁yongmao建節聲施(勢)赫然。然與二公較之,武職之受制於人,不若文職之威重足以統懾she百寮也。
  民國六年(西元1917年),劉君誠齋與蘭卿暨諸宗老議定劉氏家譜,而以族人少卿茂才懂纂修之役,古之華胄高門最名有家法者,漢則萬石石氏,唐則河東柳氏,宋則藍田呂氏,以至李文靖之數世同居,範文正之義田贍shan族,至今猶稱頌不置(止)。而核其族中規條。不外以孝友睦婣yin。寬厚慈祥數者相劭(shao;勸)勉。故其家雖隆盛而高而不危,滿而不溢。人無有妒忌之者。今觀劉氏之譜,與族人堅明約束其大端在辯昭穆,li世次。而其精意在由稼薔簡樸。循循而至於禮讓。其準繩在聯疏屬鈄x本支。而其苦心在合群強宗。以力祛倚賴文弱之弊,而戰勝物競天則之場。至其體例之出入歐蘇文字之取法班馬。輯譜者不能逾其軌。在覽者自得其淺深。爾象網始可得珠。刻舟不能求劍。昔人言之祥也。譜牒之佚亡也久已。六朝以來設譜官,立譜局,講譜學。譜遂成為專門。唐人重門第,並以宰相領譜事。故後嗣雖流離,?尾不至沒其郡望者,宗汯hong遺意猶存故也。
  宋代以來氏族志不領於官,於是有親屬未盡而視若胡越者,有同室操戈而嫉如讐仇者,昧一本之所自出而?其初,皆兄弟一人之身欲其俗之醇厚也,得乎茲則世風澆漓更江河日下矣,自由平等之說既浸灌于人人之心,牢乎其不可破而在上者,睹民情之狙詐無術以化導之,防維之。然則由一族而推及一邑,由一邑推及全國,舍修譜安所致力哉。劉氏此舉可謂拔本塞源知所先務矣。區區增鄉黨之光,而壯邑志聲勢猶狹xia也,譜既竣因揭其大者弁(bian;序言)於首,以為誠齋、蘭卿慶,且為劉氏之合族慶。
  清舉人雲南知州陳元晉瀚手拜敘。
  
  (四)、劉氏族譜敘
   初創的事很難。民國六年(西元1927)春,珂想水有源木有本,數典忘祖當然不是讀書人的本色,是年清明佳節祠中祭祖,爰舉修譜始末,當族人聚會時宣佈試辦發起。人有衡鋪(去金旁,下同)、耀廷、希歆xin、伯皆、南京勷xiangX,事後當調查時候,有的主張請異鄉人主筆,有的主張聘當時文豪,有的主張族中人自行修理,議論紛紛莫衷一是。那曉得我族中丁口數不盈(滿)萬(人),族中煙戶尚不盈千(家),資本家的動產與不動產綜計寥寥。間或有收租盈千的人家,又當開創守成的中間,以輕財好義目之彼不樂受,富家不多籌款綦(qi;極)難。
  大凡行事的難易以金融多寡為目標,這樣舉動如之何能告成功。況且我族自明洪武二年(西元1367年)由江西遷宜都兔兒窩,X始始祖諱什公與什公同來的兄弟有傅公,X後無考有的說宦遊四川,因家X前公同決議,無資往考暫従略;後又考得族中人,有的光緒丁卯年(注 查干支和歷代紀年表,光緒應無丁卯年;丁卯年應是同治6年,即西元1867年),因年歲饑饉下往南京廣德州(注 廣德州明直隸南京,清朝後屬安徽,現屬該省宣州地區)有的因家貧貿易上往興山各縣,在異地興家。照修譜公例應該遍地調查乃稱完備,所苦的族中無閒人,大半以農工商學渡生涯,遠遊必荒職業,所以裹足不前。這幾年來,珂以謀生緣故不暇躬親,南青叔命請名人敘其首,衡鋪叔命以畵師繪其緊要略圖,時隔三年敘成而書不成,抱憾的事很多。珂左右思維,層層難關,與其功虧一簣不如草率告成,客歲秋月與印刷師定議,限年內點交,自然是創辦人手續。
  換一句話說,我族什公後有漢公,由翰林而官九江道。其弟沾公貧居草茅,看榮辱的界線,相隔太遠常告其子孫曰:寧可無衣食,不可斷絕詩書。其後傳十餘代,先人流傳故事皆筆之於紙。同治庚申(注 查干支和歷代紀年表,同治無庚申年,庚申年應是咸豐9年,即西元1859年)大水,屋宇崩坍,手澤皆在水中,撈起藏之竹器。中華民國成立出示驗契纔(cai才)清出沾公一支,清X公田契約與先輩教訓後人的節略,其中雲治家無善法,以曾文正書蔬魚豬教家之法為經,以唐有道種植畜牧教子之法為緯,對人尚真誠處己要節正,這是修譜的人所不可闕略呢。漢公宦歸修學校,傳聞為今之城外東嶽廟,置田產即今之善溪觀音寺,梁山觀音閣皆成廟宇,教子孫的格言無考。従此再不修譜,世系之亂同姓之婚,長幼無禮,X(叔)侄無別未必不層見疊出。
  然我族先世考諸歷代史,陶唐氏的世系至夏商周秦幾朝相傳不紊,晉中葉胡人劉淵合為一族,血統就湮yan,明初劉家文人牽強成為一族,及考其來歷與後起往往不真不實不碻(que確),所望我族後來能夠往江西南昌府南昌縣梓溪,清查總zong族出往兩湖者,祥而明知,真不負珂所翹首而望的初心咧。
  中華民國十八年孟冬月上詢,
  肇清劉奉珂再敘於飽槑(mei梅)山莊。
  
二、梓溪劉氏族譜目錄
  (一)、總敘
  (二)、凡例
  (三)、修譜名目
  (四)、考姓
  (五)、說派—續添派詞
  (六)、祠堂記
  (七)、祠堂圖說
  (八)、祭田契約
  (九)、春秋祭言
  (十)、白話勸戒
  (十一)、規約
  (十二)、傳述
  (十三)、事略
  (十四)、行狀
  (十五)、碑銘
  
三、凡例
  (一)、家有譜猶國有史,無史不成為國,無譜何以為家。我族自明洪武二年己酉(西元1367年),自江西梓溪來宜,或分居興山枝江、當陽宜昌等處今已三百餘年(従‘凡例’看族譜初成文時應是明末清初之際的七世、八世祖時代),而仍題曰:梓溪劉氏家譜者,不忘本也。
  (二)、祖瑩內碑磧可考,而上下不相聯貫皆存其名於各派之後,標其名曰:附錄,異日查明更正,守信闕(que)疑之意也。
  (三)、族中微寒者多不識字,詢及先祖但知某公之後,並不諳(an)相傳名諱,闕之不合收族之義,存之則世系不貫,亦附錄於各派之後核實也。
  (四)、凡瑩山所在均書明某鄉某小地名,惟宜都不書縣,餘皆書某縣瑩地界址丈尺仍舊,老瑩山如兔兒凹、走馬嶺、獅子山、桃園鳯形山等處均不再葵(睽、隔開),閤(he)族公議,違者罰金従重。
  (五)、茲譜之修推(惟)即宜都與居近縣者訪而錄之,其有徙居四川、南京、興山等處者,關河修阻採訪維艱,暫於其人名下書明往某處,俟(si等待)異日增入,非敢故意遺族也。
  (六)歐蘇(要查新唐書、宰相世系表)譜式尚矣,然有標同本異之分,今所擬次序臚(lu羅)列其人名諱頂上一格,書某人之子,字字跡略小,某公某氏字跡略大,大字下用雙行先敘字某號、某功名職銜。接敘生沒年月日時,葬所山向或有嘉言善舉,輙(zhe就)書數語以示後來。又敘原、續配系某女偹(bei)書其生沒年月日時,葬所山向或節孝淑德必備(bei)書之。如有碑誌、行狀、傳述者,於名下書明有某,其原文另列譜。前有與夫合葬者書同穴,同瑩者書具葬,葬老瑩者書祔(fu)葬。後敘生幾子、名某某,異母者必分別列出,此譜例也。
  (七)、事實書法。妻稱配妻,沒再娶稱續配,續配沒再娶稱三配。未婚稱聘,妾稱側室,元配沒告祖扶正,仍可稱配。亡夫再蘸(去草頭)者稱嫁某,但有子再蘸,在族必詳其所生。姑原情存其姓氏書曰:嫁夫某。又如壽終稱沒,幼亡稱夭、稱殤,僅于生父之下列其名。
  (八)、過房承嗣。於本生父事實內書明第幾子,出繼某人,於嗣父事實內惟書某公嗣子,其生父之下不能仍列其名,示不承生父之祧(tiao,原字衣旁應為示旁)也,惟長子不能出祧他房,如兩房僅有一子,又當迫不及待之時,立嗣須由親及疏不得以立愛、立賢致犯不諱,今當民國鼎新,應守現行律規則。
  (九)、無子立孫者舍經従權,將嗣孫之父兼祧,兩房世表內重列其名。若事實內則於生父名下,注明第幾子出承某嗣為嗣孫,於撫育祖父名下,注明撫某第幾子為嗣孫;於承嗣子孫名下,注明某嗣子、某嗣孫;惟無子而未繼立者,事實內書一‘止’字,以杜妄接混宗之弊。
  (十)、撫養異子者如養子、繼子、隨母子贅婿為子,畜奴為子、曖昧不明弄假成真之子皆以亂宗論,於其人事實內僅書撫子、不書名(明)有繼立者,書繼子某;甚有孀婦招外夫生子冒本夫姓者,敗壞風俗例不登譜。
  (十一)、亂倫如同姓為婚及兄亡娶嫂、弟亡娶弟婦之類,就近族人均當以公理開導,預杜其弊,如其人巧為密縫所生之子例不登譜。
  (十二)、實屬本宗不幸出繼異姓、流落遠方誤入僧道異教者,其後若回鄉歸宗俱可查明收錄,惟來歷無考者不錄。
  (十三)、生女適(shi)人,於其人事實內祗(zhi)應載生女幾某、適某某,適某蓋女以夫家為主,如有節德流芳者,不應載入本宗之譜。
  (十四)、族中有務農工商賈正業,以齒(chi)積(ji)多年而有儲蓄者,古人或亦休稱茲族中詳細讚美,一以著先人勤節之功,一以警後來奢怠之輩。
  (十五)、凡先世行略或有載入省志、縣誌或有官爵科名貤(yi移動或重複)封者,均詳著於本人事實內。
  (十六)、族眾居地星散名諱多同,先世可仍其舊,如後有派同、名同、字亦同者,知之必欲更改,更其年幼者為是。
  (十七)、蓋棺論定千古鐵案,譜中所述皆其人沒後之事,其生存者雖可法不書,如其人莫(暮)年自記與割股盡孝者則書之,族中五十上下之節婦,必一一據實書明,以肅家風而警示後來。
  (十八)、徽州文公譜例有記譜、有注譜、有削譜。記譜者,合族子侄有過則記之、改則塗之;注譜者,族人受官邢必注明理由來歷,以警族眾;削譜者,此人行為上坫祖宗,下與閤(he)族有妨礙宗譜除其名,謹錄其法以垂戒焉。
  (十九)、約譜成後二十年一修(注 要查宜都陸城那邊上世紀5060年代續譜否),每戶分掌一部,查明舛(chuan參差不齊)錯遺漏,隨用紙條簽記以便續修更正,倘墨染油污以不敬譜論。
  (二十)、有而竟失曰無考,聞而不確曰待查,知而従略曰未詳。
  
四、修譜名目
  督修 十四世孫: 學著 字誠齋。
  助修 十五世孫: 詩滔 字蘭青 庠(xiang)名 炳蔚。
  篆修 十六世孫: 禮榆 字肈清 庠名 奉珂。
  協修 十五世孫: 詩鈞 字百舉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詩櫝 字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詩炆 字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詩錦 字文軒。
       十六世孫: 禮仁 字春陔。(系我房曾祖)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柄 字子權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敬 字丹書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運 字金鋪(去金旁)。
  校對 十六世孫: 禮燿 字純青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葆 字連城。
  證誤 十六世孫: 禮粲+提手旁 字振海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芬 字子芳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彬 字雅雙(shuang)
  繕寫 十六世孫: 禮沄(yun) 字素川。
       十七世孫: 述傳 字繼先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薪傳 字鹹(加竹頭)堯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芳傳 字攸(加竹頭)清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萱傳 字椿伍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zi) 字文六。
  創修 十五世孫: 詩炳 字燿廷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詩平 字衡鋪(去金旁)。
       十六世孫: 禮楡 字肈清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壎(xun 字伯皆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選 字南金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忠 字希歆(xin)。
  調查 十四世孫: 學坦 字。          學洋 字。     
          學候 字。          學正 字。
          學富 字。          學道 字達卿。
          學禮 字。          學千 字。
          學祥 字。          學貴 字。
          學剛 字。          學本 字。
          學任 字。
         十五世孫: 詩亮 字寅穀。      詩德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泰 字平皆。      詩超 字少海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生 字。          詩英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祥 字瑞廷。      詩林 字希廷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信 字。          詩孝 字純鋪(去金旁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裁 字。          詩潛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統 字緒堂。      詩晏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詩惠 字慈青。      詩哲 字明夫。
         十六世孫:禮德 字厚伯。        禮墉 字崇先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興 字。            禮錢 字金山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義 字宜之。        禮秀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燿 字。            禮宗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貴 字。            禮煊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常 字。            禮金 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禮桐 字。
         十七世孫:香傳 字。            銀傳 字。
   
五、家譜考姓
  人受天地之中以生,合骨血而成體,即為姓之所出,是有生而有姓,人人皆然,無智愚貴賤之別也。乃黃帝時以土德王天下,煬(yang)姓者十有二:若姬、若酉、若祁、若已、若滕、若蕆(chan)、若任、若荀、若僖、若姞、若嬛、若依皆姓也。而劉氏記載無考不知,陶唐之後受封於劉,即今直隸省唐縣。初姓祁,以地為姓,後因改祁為劉也。予讀虞夏諸書,當夏孔甲時,賜禦龍氏者系丹朱之孫劉累。
  考之史冊,陶唐既衰,其後有劉累。累為諸侯,賜其姓曰:劉劉氏,為陶唐氏後固昭昭矣。夫陶唐氏乃高辛氏四妃常儀所生,原姓姬蟜。極(亟加木旁、)生高辛氏,少昊生蟜亟(加木旁)氏,而少昊姓已。少昊之父軒轅是也,姓公孫,長於姬水又姓姬。自黃帝以至虞夏世系相承皎然不紊,劉氏之來歷非杞宋之不足徵也。
  及考劉累之後在夏為禦龍氏,在商為豕(shi)韋(wei)氏,在周為唐杜氏。周宣滅(mie)杜,其子隰(xi)叔奔晉為士,師以士為姓,曾孫士會為晉卿,食采於範,又以範為姓。令狐之役士會適秦,後複歸晉,其士晉者為範氏,其處秦者為劉氏。士會之後至週末秦初而劉執嘉生焉,執嘉三子曰:季,起於沛邑,振興漢室至後漢、三國而劉氏大興。
  綜而觀之,劉氏之發源於黃帝,表見於虞夏,彪炳於商周秦漢者,儼然日星之燦陳,何得姓若此其不同耶?然秦漢以前或以官為姓,或以地為姓,或以技能為姓,名有定而姓無定,自應劭(shao)作萬姓譜。而後世之以劉為姓者昭穆相當,即世變千百而繼繼承承之,為枝為幹、前後有序原無治絲而棼(fen)之虞。西晉時劉氏有東郡、河南、淮陰三族雜處於其間,而唐之劉宏基、宋之劉元城、元之劉通、明之劉時俊皆名異姓同,曆千萬世而不變者也。古今氏族墳墓非必其子孫陵替,乃至於不可識(shi)其姓,無定其實蹟必代遠而就滅(泯),故錄之以示後之來者。
  
六、家譜說派
  古者非天子不賜姓,非諸侯不命名,故姓譜創自名家,名諱得之沖幼,史冊昭然、法守如故。而宗派無可考之,書豈昭穆無相當之義乎?說者謂:魯有三桓同是穆公之後,鄭有七族並與穆叔為宗,人人講孝弟睦婣(yin),家家重敬敏任侐,自然親親而長長,何勞本本而源源。然講(jiang)譲而型,仁所當咯,整綱常各敦倫紀,將敬宗而收族,尤當旁治兄弟、下治後昆。
  如我劉氏者,承軒轅之淵源流風自遠,為陶唐之華胄,遺蔭彌彰。第兵燹(xian災害)而後人丁亦皆喬遷(qian),近世以來宗支漸同、瓜瓞生齒、衆則次序在所不?紊,戶口繁則防範在所必嚴,族有三九之殊枝分者,本宜固宗、有大小之別,流長者源宜同百世一炎漢。  
  家風失其序,則宗族多難。五宗乃姬周制度,正其統則親疏不?棼,乃循祖宗昭穆有序之,典定子孫世守不變之條,庶流澤孔長類(lei)滿奮(fen)之,枝蔓難考、承緒愈大,恰是周文之葛虆(lei蔂)發祥,爰將前後各派恭列於右:
  始遷(qian)祖派従“亻”旁,二世祖従“宀”蓋頭,三世祖従“忄”旁,四世祖従“士”字,五世祖従“衤”(疑為“礻”旁),六世祖従“氵”旁,七世祖従“兆”字,八世以後列有派辭:竹宇恢弘逺,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家學詩禮傳,
      克紹先民志(先民‘民’字前誤刊‘業’字今更正),
      繼起以光前。
續添派辭:仁義同尊羨,乾坤得轉旋,
          文明開世運,溫和培心田,
          高位陶唐定,名儒晉宋延,
          務本誠多壽,豊登慶有年。
七、祠堂記
  宜都劉氏修建宗祠記
  家之有祠,所以篤du本源聯宗族也。自六世祖漢公,以明天啟(四年)甲子聯捷,官至九江觀察,複陛江西都轉告養回籍欲修祠,吳逆兵變(康熙17年,即西元1678年)族眾星散未果;清帝定鼎,九世祖宇禎公、宇位公議修具未成焉。
  迨至璋父家修公、叔家先公思成先志、籌款創修。有祖遺陸地一形,招佃收租積累三十餘載,稍置田山,以作管公嫡支祭掃費用外、存錢三百緡。璋父以為成事有本,意欲獨應艱巨,鳩族議捐旋複齎(ji懷著)志以歿(mo),臨終遺囑殷勤(yinqin),謂必成其未遂之志。
  璋自是以來朝夕在念、擇地難成,賴先祖之靈,家稍裕於庚辰(光緒6年,即西元1880年)春置買吉地一座,會商族兄學仲、族侄詩志。璋倡捐錢壹仟緡、並璋父修公、叔先公原存錢三百緡。閤族共捐錢壹仟壹佰緡。擇期八月二十一日經始,族叔家倫、家俊,族兄學文、族弟學俊等督工年餘告竣。
  所以上成先志下啟後昆,敬宗收族世世勿替者,俱於是乎在弟創修不易、守成更難,願後世子孫邁前人之修,不墮前人之業是則,璋之所厚望也夫。
  十四世孫學璋璧堂氏謹撰
  光緒十一年(西元1885年)乙酉春月穀(gu)
  
八、祠堂圖說
  缺失。
    
九、祭田契約
  (一)、祠地契約
  (1)、立永賣文契人胡劉氏仝tong子婿張正道曹楚河,今有夫遺己分瓦房壹向三間、又廚房一間、基地園圃樹木、石器門扇等項一併在內,坐落五拐巷其有抵界:前抵曲轉巷心、後抵劉姓牆腳、左抵鄧姓牆腳、右抵水田壩巷口為界、四界明白,因另置少費同婿女商議,情願憑中證張鶴峰在內說合,出賣劉氏宗祠子孫修造、永遠管業居住,當日劉氏公族出備時值價錢壹佰柒拾串文正,系 賣主同婿女親手領訖,明白自賣之後聽憑買主修造起祠、陰陽兩便百為無阻,此系自賣己分不與親族人等相干,更系二比情願並無逼勒催?債套哄情由,恐口無憑、立此永賣文契一紙為據。
  隨戴老契一紙,前書四十三字張正道親筆,其餘葉煥章依口接書。
  憑中:張鶴峰、餘潭東、劉學詩、劉柳氏、張大雲、劉學俊、葉煥章;見錢人:劉學桂。
  光緒六年(西元1880年)三月初六依口張正道代筆書。
  中華民國三年(西元1914年)陽曆三月三十一日驗契,驗字第壹百五十七號。
  
  (2)、立永賣房屋人李翰臣弟兄,今有自值餘楊二姓瓦屋二大向橫屋門樓坐落水田壩、門扇板壁柱磉、園圃樹木水井一併在內,其兩界前抵街心、後抵鄧胡二姓牆腳為界,左抵街心、右抵巷心為界四界俱明,今因另置少費情願憑中說合,賣與劉家俊名下子孫管業、並無一毫存留,當日劉氏宗祠璧堂措資,出備屋價錢壹佰貳拾五串文正,憑中人系李姓親領、明白自賣之後聽憑劉姓修造居住招佃,李姓親族人等不得異言,恐口無憑立永賣文契字為據,隨帶老契貳紙。
  憑中證:張鶴峰、張琴舫、宋仙橋、敖郭臣、雷焉之、餘蓧川、姚餘之;見錢人:劉德安。
  光緒二十五年(西元1899年)十一月二十日李啟賢立。
  中華民國三年(西元1914年)陽曆三月三十一日驗契,驗字第壹百五十八號。
 
  (3)、右契因家駿公施有瓦房一向,坐落東門內、歷年佃錢難於收穫,於光緒十八年會商劉詩俊等,變賣羅姓管業,所得屋價籌修祠左花廳,嗣於二十五年璧堂公念家駿孤身苦積,自行籌措仍以原賣屋價置此產業,用家駿公名目以複俊公之初義。
  
  (4)、立永賣文契人本藉泰山鋪士民閻東橋,今有祖遺園田一段坐落縣城內五拐巷,其有抵界東抵劉氏宗祠園牆及南廳落簷牆並五拐巷心為界,南抵劉姓園牆並餘姓園牆為界,西抵閻姓園田並鄧姓園牆為界,北抵朱姓園田為界四界明白,因別置乏資情願請憑中人王靜菴等在內說合,出賣與劉氏宗祠名下永遠管業,當日劉氏宗祠憑證出備,時值價銅圓錢貳拾串文正,系閻姓憑中親領明白不欠分文,自賣之後聽憑劉姓宗祠百為無阻,其有脫業償chang和畫字久奉例禁,恐口無憑立此永賣文契一紙為據。
  平中人:陳靜軒、劉詩祥、彭士清;見錢人:閻必富。
  宣統元年(西元1909年)十二月初六日代筆:鄧薰陔立。
  中華民國三年(西元1914年)陽曆三月三十一日驗契,驗字第壹百六十九號。
  (二)、祭田契約
  (1)、 立永賣瓦屋鋪面基地文契人尹健菴,今有新置瓦屋鋪面壹向坐落南門外,其界前抵街心為界,後抵劉姓牆腳為界,左抵曹姓板壁柱腳為界,右抵劉姓牆腳為界四抵明白,其有界內椽角木料柱頭磉蹬、門扇板壁橫直櫃檯、街簷條石前簷滴水、天井撮土片磗片瓦、寸木寸石豬圈糞缸一併在內,凡界內所有者一掃盡賣毫無抽出餘留,今因用度不便父子商議,情願請憑中證王錦福、王錦壽在內說明,將此鋪出賣與劉守之施於祠永遠管業,當日出備時值價錢壹佰貳拾六串文正,尹姓親手領訖明白並無掛欠分文,此系自賣己分不與親族人等相涉,自賣之後聽憑買主招佃、自住修理陰陽兩便百為無阻,如有籍端異言、償和畫字酒食俱是賣主承認,不與買主相干,恐口無憑立此永賣文契一紙為據。
  平中人:陳德祥、劉煒周、張有林、張月樵、蕭文章、劉子祥、郤xi明德、張國南;見錢人:王開明、許恒順。
  光緒二十二年(西元1896年)七月十四日毛青山代筆立。
  中華民國三年(西元1914年)陽曆三月三十一日驗契,驗字第壹百五十六號。
  (2)、右契系白洋市學浦、學涵、詩超、詩白等施入宗祠,城內學璋捐退胡姓原上莊錢壹拾串文。
  
十、春秋祭言
  祀祖文
    
中華民國    年歲官    月建    朔日    祭日
            後裔孫:
  謹以羊一豕(shi)一香楮酒禮,餚饌(yaozhuan)果品之儀,致祭於劉氏堂上歷代宗祖考妣之神主前曰:恍恍我祖,來自南昌,歴禩(si祀)五百,姓氏顯揚,雲仍遞(di遞)?,席此餘慶,士勤於學,農畊(geng耕)於韁,清芬世守,先德彌光,春露濡yu矣,祀事宜將,冠裳濟濟,牲碩酒香,宗器陳列,金薤(xie藠頭)琳琅,左昭右穆,異代同堂,五音畢奏,拜跪趨(qu趨)蹌qiang,有幼而稚,有老而蒼,?舞分餕(jun剩下的食物),同奠椒漿,追維創業,幾經星霜,披榛zhen斬棘,如背刺芒,祖宗功德,天地久長,報本返祖,如何敢忘,庶羞孔時,清酌盈觴,臨之在上,質之在旁,精靈ling不昧,來格來嘗。
  
十一、白話勸誡  
  (一)、勸勉五章
  (1)、孝弟
   古書說孝弟為為人之本,孝弟二字不容易做到。對父母講孝、對昆仲講弟,能夠終身無違大人的命令,終身不乖骨肉的恩情,必是聖賢纔(cai)做得到的。我族散處零星,怕不書盡受教育的人,就說受教育未必皆是做孝弟的功夫的人,加之新學發明的時候,有的說父母與子女不過有血統的關係,何必專言盡孝,兄弟和姊妹不過是同杆生枝,何必共雨露而同爭榮,有此兩層道理攙(chan)入少年耳鼓中,反說古人論孝弟大半是腐愚。我勸族人不要忘根本,不要傷手足。
  (2)、忠信
  不偏就是忠,不詐就是信,革故鼎新以後稱英雄者。多說欺人的話不是巧謀嬴餘,就是極力膨漲勢力,達其報復目的而後己。間或一講忠信的人也說幾句忠信的面子話,而巧詐的手段因事發生不入法,則多方彌縫,潮流返古大概如斯。我勸閤族治家當以朱子格言為經,以曾文正家法為緯。
  (3)、禮義
  倉廩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而知榮辱,就此二句話看起來必要有資本的人纔講禮義呢。哪曉得孔孟生於週末,師表萬世都不是饒裕的人家,是不是講禮儀的人?麽族中子弟貧寒居多巨富未見,讀書不可太拘,當然之行事與凖(zhuen准)情酌理的舉動都要研究。
  (4)、廉恥
  取與不苟是應事接物妙法。這幾年來百物昂貴,族中人有交易的物件營生不見其難,嗜好有偏的人家的出產不豐,手的執業不完,每日所入的資財難抵所出的支消,要他照廉恥上做事,自然不能這樣。看起來講家庭教育者對人不苟,且對我重剛正,真是全族模範哪。
  (5)、勤儉
  予觀古人迴圈圖,曉得富貴従勤儉來。族中由貧而富、由富而貧的人所在多有,都是勤儉與不勤儉的關係。語雲:勤可補拙,儉可養廉自是千古鐵案,誤入迷途的少年就要細繹yi者幾句話。
  
  (二)、警戒五章
  (1)、戒淫
  孔仲尼曰:賢賢易色,是易好色之心,而好賢也。色字意深狹言之,是女色。廣言之:凡地皮上有色的物件,可以動人觀覽者,謂之色。至若偏論女色,可以傾家、可以破產,可以傷身、可以滅後,流毒這偌大就是下愚也。曉得有害,我族人能夠自警,是我所後望也。
  (2)、戒驕
  驕者傾覆之謀,戒嫌疑之來歷也。近年來世風不古,族中小康之家,其子弟多染社會上惡俗,遲chi之久總是不可救藥,其貧者勉強效顰支用,偶爾不慎所入即不敷所出之數,而老基業不能保存之,前途危矣。我族領袖每逢春秋祀祖之前,宜先偹訓辭,以警族眾。
  (3)、戒貪
  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義利之界限不十分明瞭。勢必至於取,予求恰到貪的地位了。貪字範圍太窄,有事發現稍參已,見即是貪。我族中父老昆仲見利忘義者也是有的,斷不可因私心而毀壞名譽,又不能以小故而和幹地天。
  (2)、戒奢
  與生俱來謂之性,原來是有善無惡的。奢者,惡習慣之一端也。衣食居處偶加粉飾,合全家之老幼男女計算,人數多則費用必大,黜chu實崇華自然不能修身,不能修身自然不能齊家,始而為一家蟊mao賊,繼而為一族蟊賊,有知識的人,當詳審其理由咧。
  (5)、戒逸
  好逸惡勞,君子不取。我族中人常常於農工商賈gu,各實業特別講究,恐怕日月逝矣,歲不我與,不能如其有進無退之初,願則周旦無逸之篇,孔聖不惰之言,當然是苦口良藥,孟子曰:生於憂患,死於安樂。非無故也。
  
十二、宗祠規約全錄
     宜都知事彭懋修(曾任漢陽縣知事)呈督軍核准條例,有不合者稍加變更。
  (一)、每逢致祭之日,衣冠必肅禮貌必誠,除有特別事故及正當理由不能往祭者外,其餘概須與祭。
  (二)、族中齒德俱尊之人,可於致祭前擇古書古訓及現行法律中,關乎身心日用之最切要者明白宣講,俾與祭者一體敬聽,之所遵守。
  (三)、公舉品行純正,家道殷實者為族長,各房舉一房長,祠內舉經管二人。一切收支等項每年春祭後,須將經手賬項憑同族眾,核算榜示周知。不准稍有挪移侵蝕情事。該值年每年公舉一次,如繼續被舉者的連任之。
  (四)、宗祠得酌用夫役,以資看守而勤掃除。如宗祠間有頹坯之變,即責成夫役隨時報告,族長修整,以壯觀瞻。
  (五)、宗祠捐資。每收稞谷以石者,每年捐製錢拾文;買田投稅,每一串錢捐製錢十文;均歸房長照數收存,每逢春祭時交族中經管人,裁收條以昭鄭重。?願特別捐資者,得報明地方官,量予獎勵或呈請褒揚。
  (六)、宗祠餘存錢穀,得因左列各項,由族長公議始能動用。
        甲、族長無主墳墓須培修者;
        乙、族中有老死不能殮葬、或孤寡殘疾並赤貧無依者,須酌量周恤;
        丙、族中貧寒子弟須酌給津貼,以資上進或設立學校招之入學者;
          丁、其他關於一切慈善事業應進行者。
  (七)、族中對於左列各項得嚴加禁止,同族人等仍有犯者,即有族長喚入祠中切實誥誡,或送交官廳懲辦。
        甲、不孝父母及翁姑者;
        乙、有沾染溺ni女及虐nue媳積習者;
        丙、夫亡坐堂招夫者;
          丁、涉及亂倫行為有傷風化者;
          戊、族中有盜賣墳地及圖謀風水任意侵佔者;
     己、有犯賭博竊盜、種吸洋煙及其他種種不法者。
    (八)、族中有絕嗣者,須公同集議擇近支中之應繼者繼之,不准有覬覦財產爭繼及異姓亂宗情弊。
     (九)、族中有爭執事件,可憑同族眾調解以免涉訟。
十三、傳述
  (一)、傳公: 《縣誌》鄉耆qi注名。
  (二)、宗錡公: 幼以孝稱,永樂(21年,即西元1423年)癸gui卯科舉人,官鴻臚寺序班典司禮度三載,稱職崇祀邑鄉賢祠 ,建毓yu秀坊於縣東城內。《縣誌》詳載。
  (三)、宗釜公: 居家孝友,秉心公直,鄉人有不平者,輒(zhe就)往質之。歲荒,施粟活數千人。《府志》孝義有傳。
  (四)、士忠公: 妣李夫人年二十公忘,守節堅忍自持勤苦,教子早年遊泮pan ,晚年撫三孫成名,年八十八歲卒。後孫漢(明朝)天啟(4年,即西元1624年)甲子聯捷,奉  詔旌jing其門,建節孝文章坊於縣東城內,夷陵少師文安之贈詩四章。詳《一統志》。
  
  注 列傳第一百六十七(明史)
  文安之,夷陵人。天啟二年進士。改庶起士,授檢討,除南京司業。崇禎中,就遷祭酒,為薛國觀所構,削藉歸。久之,言官交薦,未及召而京師陷。
  福王時,起為詹事。唐王複召拜禮部尚書。安之方轉側兵戈間,皆不赴。永明王以瞿式耜薦,與王錫兗並拜東閣大學士,亦不赴。順治七年六月,安之謁王梧州。安之敦雅操,素淡宦情,遭國變,絕意用世。至是見國勢愈危,慨然思起扶之,乃就職。時嚴起恒為首輔,王化澄、硃天麟次之,起恒讓安之而自處其下。
  孫可望再遣使乞封秦王,安之持不予。其後桂林破,王奔南寧。大兵日迫,雲南又為可望據,不可往。安之念川中諸鎮兵尚強,欲結之,共獎王室,乃自請督師,加諸鎮封爵。王從之,加安之太子太保兼吏、兵二部尚書,總督川、湖諸處軍務,賜劍,便宜從事。進諸將王光興,郝永忠、劉體仁、袁宗第、李來亨、王友進、塔天寶、馬雲翔、郝珍、李複榮、譚弘、譚詣、譚文、黨守素等公侯爵,即令安之齎敕印行。可望聞而惡之,又素銜前阻封議,遣兵伺於都勻,邀止安之,追奪光興等敕印。留數月,乃令人湖廣。安之遠客他鄉,無所歸,複赴貴州,將謁王于安龍。可望坐以罪,戍之畢節衛。
  先是,可望欲設六部、翰林等官,慮人議其僭,乃以范礦、馬兆義、任僎、萬年策為吏、戶、禮、兵尚書,並加行營之號。後又以程源代年策。而僎最寵,與方于宣屢勸進,可望令待王入黔議之。王久駐安龍,可望遂自設內閣六部等官,以安之為東閣大學士。安之不為用,久之走川東,依劉體仁以居。
  李赤心,高必正等久竄廣西賓、橫、南寧間。赤心死,養子來亨代領其眾,推必正為主。必正又死,其眾食盡,且畏大兵逼,率眾走川東,分據川、湖間,耕田自給。川中舊將王光興、譚弘等附之,眾猶數十萬。
  順治十六年(西元1659年,即明崇禎亡15年後)正月,王奔永昌。安之率體仁、宗第、來亨等十六營由水道襲重慶。會譚弘、譚詣殺譚文,諸將不服。安之欲討弘、詣,弘、詣懼,率所部降于大兵,諸鎮遂散。時王已入緬甸,地盡失,安之不久鬱鬱而卒。
  
  (五)、振祚(府志為祥)公: 少年游泮,教子有方。長子治、次子源均肄業國子監;三子漢以進士官至兵偹副使,建天祿重生坊於縣東城內。《縣誌》詳載。
  (六)、漢公: 天啟甲子舉人、乙丑(西元1625年)進士。戶部福建清吏司主事,山西太原知府,歴官九江鈔關,甯ning武兵偹副使,山西驛傳道。居官清愼,以親老訖養歸,屢詔不起。侍奉雙親問寢視膳朝夕不倦,恭事兩兄始終如一。兼愼交遊不幹預外事,建文武為憲xian鄉會聯登坊於縣東城內。《縣誌》內詳、《通志》均詳。(據陸城網-陸城名勝遺址載:在原副食站宿舍一帶還尚可找尋“東門”、“城牆”等遺址。)
  (七)、家駿公傳: 公諱家駿劉公成遠子也。少失怙hushi、孤露煢煢qiong自食其力,以故終身不娶,節儉所餘僅置居宅一所,蔽風雨而已。公本弄人而深明大義,有非儒服儒冠所能跋及者?。族中修祠,子侄或足音闐tian寂,即偶一至矣,而漠視者居其大半。公獨沐雨櫛zhi風,雖盛暑祁寒不避勞瘁cui,督帥工匠尤嚴,至有譏刺無後、何疲精役神乃爾?公曰:吾為祖宗計即滅身命、遭姤(gou遘)詈(li罵人話)無傷也。臨終時召集族人將居宅捐入祠堂,助香火祭祀之資。公目不覩(du睹)詩書而輕財力行,若此雖sui曰未學,吾必謂之:學蔔氏之言,可為公誦之矣。
  中華民國甲子(西元1924年)仲春之吉。
  陳元晉拜撰。
  
十四、行狀
  梅三公與曾祖母李氏行狀
  予既降生之六年,曾祖母李孺人辭塵,間六日曾大父捐館,年均八十有餘。後十一年墓前刊石,先考述其生平,命予狀曾大父之行事,求名下士、作文以顯揚之。予思劉氏先世曰:什公者,明洪武始由南昌徙xi宜都之橫磧(後更名文英區),十有二傳而至高大父諱寕逺、字靜安,生曾伯大父德泉、諱家源;生曾叔大父聯芳、諱家桂;清邑增生曾大父其次也。
  始吾家貧,井不鑿(zao鑿)而就飲,田必耕而後食,幸而年慶qing大有,辛勤必焚膏繼晷gui,方不至歎(tan歎)發北門。惜旱潦大災zai,曾大父迭遭其變,屋宇崩塌者二次,爰析居而各謀生計焉。當時曾叔大父授生徒於逺方;曾伯大父無钜資以貿易營生;而曾大父園田不多,勢不得不芸yun人之田,每當秋成送稞贏餘有幾。曾祖母或言田東寡仁,或言造物有私,而曾大父不顧也,壹志經營不謀借貸,得粟則充饑、無粟則忍其饑,若夫鄰友親族有事則往,言盡即返,恐寸陰之少廢也。莫(暮)年官骸不缺?方之態tai,依然如睹,又善飲酒、餚不求嘉、飲必儘量;時而鋤柑園、時而芸菜畦qi、時而豢huan養畜類;精神百倍、時形矍鑠(jueshuo,其對家人有言曰:我無善狀,但願後世子孫鹹務正業足矣。又告後人曰:治家之道惟耕與讀,為人之功在勤與憤(奮)。勤則周行萬類,無論夷險不為事屈;憤則貫通百端,無論通塞不為時窮。其行為可述有如此者。曾大人諱家松、字梅三,生嘉慶(即嘉慶元年,西元1796年)丙辰年十二月十六日午時,沒光緒戊寅年(為光緒4年,即西元1878年,享年83歲)九月初九日已時,即以其年十二月初六日合葬橫磧車家店下何家珫癸山丁向。生大父諱學浩、叔大父諱學浦。
  大父生先伯考詩聖、先考詩富。叔大父生叔父詩成、詩信、詩明、詩惠。禮楡兄弟多年最長,中年居家愧無學識意圖進取,惟思根本之地栽培力薄,枝葉何由暢茂乎?謹狀其實以俟si文焉。
民國十三年(西元1924年)夏月,十六世孫 :肇清氏謹狀。
十五、事略
  先考誠之事略
  先考諱詩正、一名炳星、字誠之,海帆公第三子也。生匝zasui(周歲)繼三叔祖學浦公嗣,祖母莊宜人愛彌篤(midu)。先考亦色養承歡勿稍違,幼稟庭訓已具成立之姿,弱冠輟學就賈所貿多奇。中二伯祖學淮公器之,以環質命出外賈,擴充陶朱業。
  先考奉命赴沙市樹立幟(zhi幟)志,風塵僕僕未嘗一時休,而聲譽震赫風靡一時。凡與先考交者,莫不輸欵(kuan)納城,以希躋ji其芳躅zhu。先考乘其少年之矞yu皇,奮起鷹揚之績,鏖ao戰於商場之中,與當世之钜商大賈相頡頏(xiehang相抗衡),即有深藏若虛亦當為之咋舌,是時家資累巨萬矣。
先考負豪邁氣喜交遊,朋儕(chai同類)中有借貸者,雖擲千金不惜,或貧不能償取劵焚之不再責。以故碩彥名流咸樂就之。歳庚子祖父捐館舍,時祖母年邁,諸叔父年齡稚弱,先考以次居長責無旁貸,命某讀、某商措(處)理鹹宜,事無論巨細一人肩之。既不累母複不累弟,僉(qian都)曰:劉氏有子矣。
先考綜(總)理家政十數年闕績固,對於公務往往大言炎炎守正不阿,其英內勁氣俠骨剛腸,蓋天性然也。先考居沙歎世道嶮巇,乃退䖏田園不問外事,唯飲酒観書而已,甞以族眾久蕃、譜牒未修爲念,囑保粹倡修者屢也。惜未成已先下世哀慟曷極,母楊在堂、庶母聶早逝均有賢德,子五人長禮譲、次禮敬即保粹、次禮謙次禮煊聶出也,女二人皆適名門。
茲值譜牒初造,小子輿有纂修之責,謹粗述所知者附諸家乘,永誌不忘雲。次男保粹泣述。
  
十六、碑銘
  因族譜為影印本,自此無文字。
  
    注:族譜為近代文言夾雜白話,字多繁體生僻難辨,語言晦澀難懂,且未標點符號,段落不分,我等試行斷句標點,尚有不准在所必然。

362
发表于 2017-7-16 19:24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筱雅 发表于 2014-4-5 22:38
我也是启字派我爸是锦,我爷爷是士……

士井启登弘
363
发表于 2017-7-20 22:4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拒绝伪装 发表于 2017-7-16 19:24
士井启登弘

有没有孝字辈?
364
发表于 2018-2-21 21:43 | 只看该作者 的10个回帖
宜都梓溪刘氏宗亲们:新年好!
      我手上有一套《梓溪刘氏族谱》的影印本,有需要者,可以报上“15世祖  诗、16世祖 礼、17世祖 传”字辈等先祖的名讳(一定要是族谱上所载辈分派序的名字,派谱辈分辞在我上传的谱序本中可以看到:始遷(qian)祖派従“亻”旁,二世祖従“宀”蓋頭,三世祖従“忄”旁,四世祖従“士”字,五世祖従“衤”(疑為“礻”旁),六世祖従“氵”旁,七世祖従“兆”字,八世以後列有派辭:竹宇恢弘逺,’ 家學詩禮傳,克紹先民志(先民‘民’字前誤刊‘業’字今更正), 繼起以光前,,,,,,,),我可以帮你们查找祖宗的世系,以便共同续修《梓溪刘氏族谱》。联系QQ49779110。或者18071295615。松滋刘绍新
365
发表于 2018-3-20 23:11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咖啡の爱尔兰 发表于 2012-7-3 10:38
拖溪还有人在不?,你去过没有,水田坝还有个太公在世,要问问他看看。拖溪到底是老宅还是祠堂?

老宅或祠堂,拖溪都没有
366
发表于 2018-3-21 08:33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367
发表于 2018-5-18 01:47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沉迷-Beauty 发表于 2013-2-26 15:17
我就是支刘姓,我是启字辈的

正大光明德,昌云启凤麟,成忠家学远,长发斯芳茂,。。志维新,后面一时想不起来了
368
发表于 2018-10-7 07:07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 的2个回帖
咖啡の爱尔兰 发表于 2015-10-20 16:50
梓溪刘有多少代了

我姑娘是民字辈了
369
发表于 2018-10-7 16:27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
文学开士锦,启登宏祖泽
370
发表于 2018-10-9 08:18 | 只看该作者 的1个回帖
可以可以!!!  帮楼主顶贴!!! 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新会员注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|站点统计|关于我们|手机版|法律顾问:熊安律师|明升m88备用网址网 ( )   (  )

GMT+8, 2018-10-21 23:11 , Processed in 0.098352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